全市文艺工作者要认真学习十九大报告全文,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事业作出应有贡献。


长枪大戟下的柔情一瞥——品读黄庭坚《花气熏人帖》书法之美

来源:石家庄市文联编辑:王彧浓2016-08-31 查看数0评论0

公元1100年的一天,黄庭坚正在家闭关修行,突然有人送来满屋子的鲜花。送花的是驸马王铣,因为黄庭坚曾答应给自己写诗,但过了好久也没有收到,就送花来提醒他。可万万没想到这花气却完全扰乱了黄庭坚的禅定。于是,在黄庭坚这杆刚劲挺拔的长枪大戟挥舞之下,给后世子孙留下了一篇风流千古的诗书佳作,《花气熏人帖》。

“花气熏人欲破禅,心情其实过中年。春来诗思何所似,八节滩头上水船。”此帖是黄庭坚草书作品得意之作,作草书如正书。变张旭、怀素旧法,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成就。不仅禀呈黄山谷草书一贯的纵伸横逸,气宇轩昂的个性特征。更在山谷道人兵戈铁马、刀枪剑戟的瘦硬诗风和书风中,散发出了似有还无,灵气飞动,氤氲飘荡的幽香;流淌出了软风细卷,山气花香,风流缱绻的味道。“不愁明月尽,自有暗香来。”引逗后辈得以窥探黄山谷一生少有的神秘情思。遐想和揣测,飘荡着的呢喃柔美之浪漫气息深处,他想到的是什么……

“浑如冷蝶宿花房,拥抱檀心忆旧香。”作为“宋四家”之一的黄庭坚,他的书法风格是以遒劲郁拔,笔笔凝重,神闲意浓见长的。结体中宫收紧,用笔到处擒纵,如将军坐帐,士兵出击。虽然没有“杀气”,但硬性书家的“剑气”还是有的。在书法艺术创作上的构思,也是步步为营,万弩张弦。取势不畏险,出招不怕奇。不论是其书法风韵还是诗歌风尚,黄庭坚都是典型的傲兀跌宕,硬朗开阔的气势。有一阙词就很能集中代表黄庭坚的艺术美学气质,看得出他绝对不会是红衣少女的青衣牙板,而是威风飒爽的关西大汉。

《鹧鸪天》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群歌板尽情欢。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

就是这样一位纵横拗崛,笑傲江湖的磊落书家,尤其是在闭关修行、清心禅定的当口,只是仅仅闻到了缕缕花香,就写下了如此不像自己、不合当下时宜的书作。作为后人,真是对驸马爷王铣的经典创意大为折服,继而深躬酬谢该爷此番风雅兼具艺术含量的恶搞。他,一定和黄庭坚熟谙。并且知道黄的软肋在哪里。故此,方能不显山露水的一举搞定黄庭坚。

料想驸马爷内心必然做过如下盘算:明明答应要为我做诗,拖到现在还不交稿?哼!既然阁下爽了我的约,那么大爷我也不是吃素的。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陪你玩儿到底。你不是要“入定”吗?我偏就让你心动。还得让你的心大动、燥动……

于是,附马王铣成功了。不出铁砂拳,只用无影掌。四两拨千金地巧借四溢花香,就让黄庭坚的心“大动干戈”。化酥,迷醉了刚健挺拔的汉子。把六根清静,不想搭理红尘俗事的黄庭坚弄得芳心荡漾,心波翻滚千层万卷的柔情蜜浪。黄的小心思和小情怀,亦如春日里舒展的新绿与鹅黄,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于是,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心,亮起了人间的四月天……遂之,黄庭坚出格出圈,诗风与书作缴械、倒戈,颠覆自我。鬼使神差地抖落出风流蕴藉的柔美情思。在他那杆长枪大戟地挥舞之下,留下了柔情的一瞥。

黄庭坚属于那种有独到见解、擅于创新的学者型书家。他书艺的精湛与成熟除了萃取诸名家之精华外,还得益于自己的高妙领悟。史载张旭、怀素作草书时,借醉酒进入非理性、忘我和迷狂的状态。使得书作变幻莫测、出神入化。而黄庭坚不饮酒,其作草全在心悟,以意使笔。虽然多理性使笔,也能彰显大开大合,聚散收放,进入挥洒之境。

一个悟性如此之高的人,可以想象当他进入“禅定”状态时,会比以往更加空灵、敏感,浑身上下所有的感观次第开放。当满室鲜花散发氤氲香气,气味便袭扰了黄庭坚的嗅觉。之后,嗅觉带动感觉,感觉干扰感观,感观打通心灵,心灵引致浮想,浮想冲击性灵。如此,环环相扣,继而理性退位,随之感性升华,酒不醉人人自醉。把个不饮酒的黄庭坚带入了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于是,黄在性灵游离、豁然开朗状态下,挥洒出如此绝美的书作。

细读此帖,首句还是基本体现了黄庭坚的一贯书风。到了第二句“心情其实过中年”,可以看出黄的心就明显收不住了,飞起来了。好像书家的心境,经历了这样一个回旋的过程。虽然早已对人生消极看淡,没有澎湃激情了。然而,却又不那么甘心,自己内心深处尚蕴藏着血脉喷涌的因子,只是没有外界的动因去激化。只要机缘巧合,或许还会一触即发。

字的一竖明显拉长,枯笔、飞白出现,在全幅书法中占有醒目位置,上演出了书家矛盾纠结、终至爆发的心路历程大戏。紧接着“年”和其以后的字形又明显缩小。书为心画,书法之线条是书家之脉冲。猛然间地放大和忽然间地缩小,映照出了黄庭坚既有桀骜不驯的万丈豪情,同时也有对岁月流逝、年华渐老的无力和无奈感。纵使我曾经笑傲山林,但那狂放的恣意也是前尘旧事,已经非我现有之力所能寻回,只愿此时的我身体长健、及时行乐吧。而我,只是尽享眼前清欢吧。美的东西,往往自带一种惆怅。这貌似晋人竹林七贤的狂浪言行,其实潜藏着黄庭坚难以名状的悲哀。

“竹光浮砚春云活,花气薰衣午梦轻。”

读帖,至此。或许再也不能回避,让这个磊落硬汉面红耳热的俗语:“闻香识女人”。“春来诗思何所似”,这是黄庭坚此帖的第三句,亦是对自己的叩问?内心世界戎马了一生的男人,刚烈铁骨的男人,也是男人。在如此禅定的状态下和定心的诉求中,他极力地抵抗着一切的私心杂念,把人世间的烦恼和红尘的纷攘紧闭在心门之外。“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当与这花香不期而遇,这一脉花香像顽石投湖留下的涟漪,无限扩大。勾连起这个男人以往珍藏的所有美好记忆,给他的生命带来了瞬间的美丽心情……后人有理由相信禅定前的黄庭坚一定内心郁结孤苦,如果他不是这样的心绪,就没理由靠闭关这一行为或形式,助他脱离浮躁天,带入清静地。平和、疏淡、阔朗,还有必要去修行吗?“春来诗思何所似”的结字已经明显旖旎绮丽了。那么,黄庭坚此刻神秘和难得的内心柔美,到底因了谁?谁?又是那位禀赋倾城倾国貌的香草美人,能让这位狂浪不驯的硬汉心软意醉?

真真欣赏晏几道的大方磊落,这才叫“真名士自风流”。人家绝不会缩头缩尾,留给后人诸多悬念。套用今天的话即是“男人中的男人”。不畏人言,敢爱敢恨,霁月风光。把自己生命中与青楼女子的萍水相逢、初次会面和日后追忆都交待得清清楚楚、有根有据。“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不像黄庭坚把自己的风流韵事捂得严严实实,让后人无羁可考。

其实,牵动人心深处最柔软的一部分,或许不是曼妙女子梳妆之后地款款走来;软化冷峻犀利眼神的亦不是越发凌厉的道高一丈。或许只有柔情细雨、丝丝入扣的一缕清香,才能以柔克刚,迷醉和化酥铮铮铁汉的凛然禅定。有的时候想想,血性硬汉流露儿女情长的一面,纤柔女子兼有洒脱旷达的英姿,这样的美,才会饱满生动。此帖最后一句的书法语言,臻化到了神仙入境的妙处。与前三句的结字紧致,已经迥然不同。每一个字都云气舒卷、灵动飞扬,非人间况味。

读帖,读到最后一句还另有一层妙趣。黄的这句感叹和他亦师亦友的苏东坡是多么的相似,难怪二人英雄惜英雄。民间流传着苏东坡“一屁过江来”的典故。苏轼读佛经然后写信给佛印和尚,自夸最近修炼到了八风吹不动的境界,不贪婪、不生气、不嫉妒。佛印和尚于是原信退回,说他“放屁”。苏轼气得跑到金山寺大骂佛印,佛印哈哈大笑道:“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佛印的这句嘲笑,怎么读,都感觉与黄庭坚的八节滩头上水船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

二人双双栽到了江水、船头。师生都想进入超脱境界,并且都自认为能够进入绝尘境界。然而,小小不言的一次测试,学兄学弟立马原形毕露,呈现出凡人的一面。也之所以呈现出了凡人的一面、七情六欲的一面,才给后世子孙留下了这么多经典的故事和可爱的历史。

自从去年一握手,至今犹觉两袖香。”最具艺术魅力和美学气质的,或许真的不是草长莺飞的烂漫季节,一片花瓣飘飞乱舞的樱树下,绝色女子衣袂飘举的春日画面。或许恰恰相反,而是一位身披钢盔铁甲的桀骜硬汉,伫立在飞花乱舞的花瓣里想念起牵挂的女子。他凌厉的眉峰间似有优柔闪过,紧握剑柄的手颤动了一下,铁血男儿飘忽一缕少有的温情……

后世幸哉!得以欣赏黄庭坚长枪大戟下的柔情一瞥,《花气熏人帖》。

 

作者:王彧浓, 女,1977年出生  研究方向:书画评论

地址:石家庄市长征街48号长安区国教办     邮编:050011

电子邮箱:wyn95812@163.com

太行文学

[点击进入更多]

《太行文学》于1980年5月在以《滹沱河畔》为前身的基础上正式创刊,定为双月刊,至今已历二十余年,出版110期。自创刊以来,始终坚持高唱时代主旋律,树立高雅旗帜,追求太行特色,立足石家庄、面向全省、辐射全国,努力扶植中青年作家、作者队伍、为省会的文学事业做出了一定贡献。

文艺动态
文艺专题
石家庄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石家庄网络广播电视台技术支持
建议IE6.0以上版本 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311-85812965 邮箱:8580828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