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市文艺工作者要认真学习十九大报告全文,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事业作出应有贡献。


从河北中青年书法创作之不足看河北书法之将来时

来源:石家庄市文联编辑:黄宪律2016-08-31 查看数0评论0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书法家协会”成立以来,中国书法艺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但因制度及评审机制的原因,河北书坛的“过去时”进步较慢。2000年后到现阶段的“进行时”中还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尤其表现在河北中青年书法创作中之不足。这说明目前河北书法创作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发展。那么,发展的因素、发展的途径究竟有哪些呢?

我想无论是书法家还是书法理论家,都不得不深思,河北书法到底应该怎样发展,路在何方?笔者作为河北书协第三、四、五、六届理事和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老书法爱好者,有这个责任与河北中青年书法家们共同总结,一起探索河北书协的可持续性发展。但因水平有限,只能初步的、草图式的构思,敬望方家共同“定稿”。

 

一、河北中青年书法作品中的不足

2000年后,河北中青年书法家的作品存在以下的问题。

(一  作品假、大、空。假的方面表现出来是装出来的“无心做作”,实际上的地地道道做作。草书作品使转脱节,隶书作品粗而横拖无力,写大篆作品时,金文小篆杂乱……,装出来,作出来的“俗”,实际上是地地道道的丑。大的方面表现在八尺以上的条、屏、对联。四尺对开以下的作品好像与展厅这个大雅之堂的距离愈来愈远,高素质、雅洁高

神妙的手札、扇面少的可怜。空的方面表现在“质量不高色来凑”、“线条力弱印章凑”、“纸张不够靠拼凑”,看起来有很强的视觉效果,实际上是“远看一枝花,近看牛屎耙”式的“东施态”作品。

(二) 线条雷同。近几年明清基础上的夸张变形的,所谓“创新”之后的“新时代”意义的“四宁四勿”的用笔方法和技巧表现占主流。小笔、短锋、偏锋、拖笔、横扫、砍书、刷书……几乎同时挤到行书这个胡同,也几乎看不出什么个性来。

(三) 受全国展的影响,河北省名义上的书法篆刻展变成实际上的行草书展。从河北省这些年国家级入选获奖作品中的比例来讲,行草书法占62%,楷书约占13%,篆刻约占9%,其它如隶书、篆书只能是“装点”获奖门面而已。并且除几幅小楷之外,上述列出的楷书、篆书、隶书获奖作品实际上也“楷行”、“ 篆行”、“隶行”化了,尤其是入选入展的篆书、隶书有40%-50%都被“行草化”了。唯独篆刻有点特殊,因为它还是以印章形式来表现的,但也是生辣爽利印风居多,而且在自题印款上也是行书款跋为主,也是流行体。

为什么综合展的性质在向行草书展演化,其原因何在?是评委们无心插柳,书家行草自成荫吗?

其原因有几方面,一是生活节奏加快,多数人不可能坐下来平心静气的搞楷书(包括小楷)、篆书、隶书创作。二是行草书容易遮羞,为一些急功者的“敲门砖”。三是行草书有较强的实用性,这方面的碑帖也多,这是书家行草自成荫的客观因素。从主观上讲,有很大因素是整个中国的评选机制、评审导向造成的。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各种入展入选获奖比例没有随征稿公布,因此一些篆书、隶书家见每届行草书入展入选比例占多数,也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强项,随“行草”之波逐流了。二是各书体评委组成比例不当造成的。综合展各书体评委应该是平等比例,但河北的惯例是,评委中三分之二还多的是写行草书的,2%~3%的的评委写楷书、隶书、篆书,因此少数楷、篆、隶评委怎么争也争不过占绝对多数写行草书的评委的票数。还有评委中缺少公正客观的书法理论家、评论家。可以说,不单单是河北书协,而是全国书展的评委也在起作用,是评委直接、间接地引导书家们走行草创作之路。

但是,书法绝不是行草书,它还应该是“百花齐放”。因此,目前行草书独霸天下的局面绝不是一件好事,而是书坛的“新八股”,可否改变这种“千人一面”的行草书风?河北书法的特色在哪里?燕赵书风在哪里?

(四) 当代河北中青书法者的文化修养太低,甚至可以说很低很低。历届河北书协主席黄绮、旭宇及新上任的刘金凯先生都有如下精神:提倡有一定传统功力,艺术上有创意,文学上有新意的书文兼优作品。但是,笔者认为河北在欺世盗名。从获奖、入选、入展作品中看出,98%以上的人都是抄古诗词对,反映现实或自己内容者几乎看不到。这种失去时间和空间的作品与前人相比实在是没有先贤“笔老文高”的造化,一点文化品位都没有。河北省中青年书法家中,几乎从来没有自己的诗文联对,除了抄袭别人的内容,就是抄袭别人的作品,绝对不会有自己的内容。有的人还是省地市级书协领导。仅仅是抄唐诗宋词,也不能说他文化素质低,因为没有那一个书法家一生从不抄唐诗宋词的,古人如此,今人亦然。如果用自己练成的书法水平、书法技巧、创作灵感去抄唐诗宋词,也算是创作,我也不会批评。问题是河北一些中青年书法家看见某家某派的书法与自己书法特点相近或相似,就直接抄袭临摹。由于文化素质低,又不去翻阅诗词原文,出现笑话很多。如河北一位书法家以晚唐温庭筠《利洲南渡》为内容载体,创作出来一副书法作品(被评为全国大奖赛的佳作奖)就出现笑话,“岛”写成“鳥”,“舟”写成“月”,“叢”写成“業”……,显然是这位青年书法家不是抄原诗词,而是抄别人“书法作品”,自己没学过原诗之内容,暴露出作者文化素质之弱项。

仅以上四点就能够让我们一些“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自命大碗”“自命书圣”“自命大师”者羞愧的了。如果我们还不醒悟,还不思索书法的发展,后人不知会怎样看待我们,不知会怎样批评我们。因此我们必须对书坛进行“审时度势”地分析,然后制定我们今后书法发展的“基本路线”,否则我们将愧对先贤又误来者。

 

二、河北书法发展的将来时——方向与渠道

河北书法发展是必须的,更是必然的。而且,发展的途径我们是可以探索的,发展的方向是可以推论的。根据前面所述的中青年书法现状,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六个方面来看今后河北书法发展的方向和途径。

(一) 挖掘燕赵书法遗迹,培育当今人才,是今后河北书法发展的历史基础和人(才)力(量)保证。把简单的过去时变成过去完成时,再变成过去完成进行时。

过去,推动中国书法艺术发展的动力主要有两种力量。一股动力是大量的、不知名的民间书法,如位于元氏县西张村村东出土的簋5件铜器内,均铸有铭文。臣谏簋内铭文共8行,每行9字,现存59字,这是最早的金文书法。

春秋战国五百年间,燕(今蓟县)、鲜虞(今正定东北)、肥(今藁城西)、鼓(今晋县西)等东方诸大小国家较多地继承了成熟期的西周书法的特点。如中山王墓出土的铜器铭文就是例子。中山王墓坐落在石家庄市灵寿故城西边的西灵山南坡高地上。出土了最珍贵的铁足铜鼎、铜方壶、铜圆壶等。铁足铜鼎高51.5厘米,最大直径65.8厘米,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战国时期较大的铜铁合铸器物。鼎壁刻有铭文469字,是战国时期字数最多的一篇铭文。内容是以燕国的国君哙,受其相邦子之的迷惑,把王位让给子之而遭到国破身亡的教训,颂扬自己的相邦司马辅佐少君,谦恭忠信的美德,以及率师伐燕,扩大疆土,占领城池的功绩,告诫嗣子记取吴灭越,越又复灭吴的教训,不要忘记敌国时刻威胁着自己的安全。铭文刻工刀法娴熟,从中可看出其书法明显地继承了成熟期的西周书法的特点:横竖刚直,圆弧匀畅,刀锋细锐,构字秀丽,堪称艺术杰作。石家庄某位书法家成名之依靠就是西周中山王之金文书法。铜方壶通高36厘米,直径35厘米,四壁刻有铭文450个字,中心意思与鼎铭相同,是“警嗣王”的。铜圆壶通高44.5厘米,腹径32厘米,是悼念   王的,共182字,内容是赞扬先王慈爱贤明,表彰司马赒伐燕的战果,此外器足上还有22字。“兆域图”铜版长94厘米,宽48厘米,厚48厘米,上有铭文43字。这些铭文上的书法风格基本相似,字体柔婉流动、结构疏密均有意夸张,体势纵长。

河北不仅有金文遗迹,而且有全国闻名的书法名碑。这些书法碑刻既反映了河北书法在当时的历史面貌和书写风格,又反映了河北在书法发展方面所作出的贡献。

在众多碑刻中,就其书法发展的历史意义和作用来讲,正定的《龙藏寺碑》、张裕钊的《南宫碑》在全国书法碑刻中也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是极其珍贵的名碑。

石家庄市南部的元氏县境内的封龙山上,过去遗留下很多古代碑刻,最有名的是刻立于东汉元初四年(公元117年)的《祀三公山碑》,还有东汉光和六年(公元183年)的《白石神碑》,东汉延熹七年(公元164年)的《封龙山颂碑》。这几通汉碑不仅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也有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位置。清扬守敬评《封龙山颂碑》:“雄伟劲健,《鲁峻碑》尚不及也,汉隶气魄之大,无逾于此。”方朔也称“字体方正古健,有孔庙之《乙瑛碑》气魄”。

从时效性、广泛性、作用和影响大小来看,魏晋以前民间书法是书写书法史,推动书法向前发展的真正动力。这个动力的时间最长,作用最大。他们既是书法艺术的创造者,又是书法艺术向前发展的传播者、促进者。从刻纹画线、甲骨文、小篆、隶书、真书至今,可以说,民间书法自始至终在推动着书法发展的车轮。

河北省有很多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文人士大夫、儒释道的书法墨迹碑帖,这些古代作品推动了河北书法的发展,我们中青年书法家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由于他们地位高、权位重,影响大,这一股力量在封建社会占着主导地位,左右着书坛。秦始皇、李斯、钟繇、王羲之、李世民、宋徽宗、苏东坡、赵孟   、刘墉,当今之毛泽东、于右任、郭沫若……;这些“帝王将相”的大书法家们大都有“社会功利”“政治功利”。这一股动力的书法带上了明显的阶级的、伦理的、功利的性质。

在中国哲学史上能够读到这样的内容: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学在汉代被定于一尊之后,统治了中国两千余年。在文艺上、书画艺术上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并形成了后世书法史、美术史中的一条重要线索。这条线索以成教化、助人伦为书法、美术的重要目的,主要由统治阶级提倡并在上层正统文艺和宫廷书院中流行。

文人士大夫如孙过庭、张旭、文征明、邓石如……就更多了,他们的政治功利小,主要在艺术本体方面有很大地影响。

释道人物如怀素、智永、弘一……为书法的发展染上了“神秘”光环,尤其是道教,对书法的促进作用是不可低估的。至今一些书画家、书画理论家还受老子、庄子思想的影响。

可以说,魏晋之后的书法史,个人对书法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占据了书法史中的绝大篇幅,基本上演变成“书法家传记史”。

河北省有得天独厚的书法资源,可中青年们不太重视。石家庄元氏县的书法家没有三公山碑的成就,正定县没有龍藏寺风格的大家,邢台南宫张裕钊流派近年来活动减少……。

(二) 经济科技的发展是书法发展的物质保障。

从历史角度讲,凡是艺术大国,必定也是经济大国。所谓西方艺术中心论的依据,就是文艺复兴之后,英、法、普鲁士(德国)、意大利及后起的美国等国的经济迅速发展的结果。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前半期,中国由封建社会沦为半殖民、半封建社会,封建经济走向穷途,东方艺术走下坡路,使中心逐渐西移。

二战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可以说是三十年间其经济发展速度远超日本、韩国等国,文化艺术也得到了迅猛发展,东方艺术地位有很大提高。东方艺术发展较快的主要原因就是经济的迅速增长,带动了亚洲艺术的长足发展。这次十八大三中全会,中央明确了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目标,中国文化发展必然要超越西方。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商品经济得到了空前发展。国际间经济、文化交流日趋频繁。在这种经济高速发展和宽松和谐的氛围下,现代化生活意识的人们对家庭艺术追求和享受在不断提高,对艺术品的需求在不断增加。另一方面,一些书法家,包括一些知名书家,打破传统观念,勇敢地走向市场,为书法作品的商品化开辟了新的道路。这些因素无疑是书法发展的经济基础和物质保障。是习主席的一项强有力国策。

说到书法发展的物质基础,我们还应该承认书法的发展(包括整个书法界、美术界)同科技的发达有密切关系。印刷、通信、电子数据、电子模拟等的运用,笔墨纸的发展,对书法增加视觉效果,提高线条表现能力,提供了物质保障。

(三) 纠正“创新”空谈治艺观,坚持毛泽东“推陈出新”的科学原理,这是河北省书法能否健康发展的基本原则,是继承与发展的基本方针。

长期以来,有人把创新意识与创新等同起来,就如革命与革命精神有区别一样,“创新意识”是抽象名词,而“创新”是实意动词,含义和作用都不一样。我们每一书法家都应该有创新意识、创新精神,但并不是每一位书家的作品都能创新。

“书体的创新,过去有,现阶段没有,也不可能再有;书写风格的出新,过去有,现在有永远也有”①。“创新是抛开旧的,创造新的”②。在这里我们从词义中可以看出,创新的引诱性在于所开的单方是百病全医的。在文字发展史上,创新是书体的变更过程,是抛开旧的汉子体形,创造一种新的汉子体形。如刻纹是对结绳的创新,篆书是对八卦的创新,隶书是对篆书的创新,楷书是对隶书的创新。每次创新都是对前者的否定,而每次否定都使汉字及其书写艺术向前大大地推进了一步。

现在各书体已基本固定,书体的创新实际上(或许可以这样说)根本不可能了,只存在书写风格、书写技法上的出新。柳公权、颜真卿的楷书与旭宇的楷书肯定笔笔不相连,这是基本点,但旭宇的楷书肯定不同于柳颜楷书,他们风格不同。书写风格上的出新就象人类利用、改造长江一样。我们可以在长江上修大桥,修建葛洲坝水电站,截断三峡使之“高峡出平湖”,也可以截流改变部分河道,根据需要还可以挖深、拓宽河道……,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使长江为人类更好地服务。但是“大江东去”的主流和方向是不能改变的,是任何力量不可阻挡的。我们今天研究书法的发展,就是在不改变各种书体的前提下,在书写风格、创作手法上的出新。

既然在保留各种书体的前提下不会有创新,只有书协风格上、技法表现上的出新,那么,书法应该怎样出新?拙见有五:第一,应旗帜鲜明地坚持推陈出新原则。这就需要先继承后出新,秩序不能颠倒。不读、不临古人之贴,就不懂得古代书法的高古意韵。不研究传统书法的特点,就不能对比传统书法的精粗优劣,出新就是以前早已听厌了的“创新”的翻版,就是口号式的空话。第二,书法家,尤其是书法理论家要认真研究书法自身的规律;要研究书法用笔、结构的特点;要研究书写时笔墨表现出来的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的高低;要研究书法线条的可变性、丰富性、抽象性;要研究书法的惰性、劣根性等,要做到心中有数。总之,毛泽东“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十六字方针,用于书法发展的“推陈”和“出新”上是很合适的。第三,书法家书法理论家要冷静地审时度势,要了解当前整个书坛本身形成的氛围是否容许对某些弊病的改革,集成哪些,变革多少,出新成都,所余的何时可以变革。第四,书法家要有恒心和毅力,要弄清个性风格和共性书风的区别和联系。不要急躁,出新要逐步进行。出新主要靠书法家们长期共同努力,不能靠一个人、几个人一撅而就。第五,无论是书法家还是理论家,都要有较高的文化素质,有多学科、多领域的知识,有全面的历史常识(仅有书法方面的知识是不够的),才能真正达到以史为鉴,“出”有所“新”,才能保证书法的出新是健康的,而不是畸形的。所以说,坚持正确的“推陈出新”原则是书法发展的基本方针,也是一条基本原则。

(四) 理论导向是书法得以健康发展的方向盘。

过去,书法是“文字书写”的艺术,是实用书写的程式表现。今后,书法自身的发展将逐步从实用中解脱出来。这就需要理论家在书法研究、作品鉴赏、书法批评、书法审美上进行方向性的导向。

理论导向对书法的发展应该从几方面来体现。首先是要继承传统的书法理论,这是书法理论导向的出发点。书法经过千百年的演进,积累了很多的、很丰富的理论。各朝各代都有文章在技法、布局、取势、用笔几方面都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对传统的书法理论不能不学。不学无以继承,不学无以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不学无以指导实践。总之要“古为今用”。第二,要尊重书法的特有审美规律,就是要了解、认识、掌握书法的特殊性,了解书法的各种审美范畴。第三,要定期的召开书法理论研讨会,建立完善的书法理论体系,如书法的产生与发展史,书法的批评与鉴赏以及书法创作方法与指导等。

理论导向对书法发展的重要性表现为:第一,只有坚持正确的理论导向,才能坚持“推陈出新”的创新原则,保证书法的健康发展。第二,只有坚持正确的理论导向,才能引导书法创作者进行书法创作,引导书法理论者用正确的审美观去研究和分析书法作品的优劣。第三,只有坚持正确的书法理论导向,才能使书法家有方向、有目的、有范围的进行创作取舍,以此保证书法能稳步、健康的向前发展。因此,理论导向是书法发展的“中枢”,也是方向盘。

(五) 河北书法家在创作上要提高线条质量,提升书法的艺术价值,这是河北书法发展的基本要求。

河北省书法家们必须懂得这一点,才能真正地走在全国前列,成为全国一流的书法大省,这才是河北书法的将来进行时。

今天,谁也不能推断今后的书法一定是什么样子,但是有一点,人们对线条的质量要求愈来愈高。因此说,我们今天不能框定未来的书法的具体形状。但是书法发展的终极目标我们是可以想象的,那就是——线条的纯艺术化。如果用等式的话,她应该是:

未来的书法=古代传统笔法+结构变化+用笔变化+线条改进+书家风格+各时期书家群体书风

未来书法方向的导向=书家群体的创作实践经验交流+权威书法家的典范引导+理论研讨会导向+展览比赛导向+舆论的监督导向+各级书协的正确引领导向

可以说,书法各种书体——真、草、隶、篆都在向线条的高质方面发展。未来书法家们苦苦追求的是怎样用抽象的线条来抒发自己的胸臆,那时书法的新定义将可能改写成:书法是毛笔在外力的作用下,在一定平面上留下的书法家的情感轨迹。那时,主要靠文字内容(诗词歌赋、对联)来体现书家情感的“二度创作”将被书家情感抒发的线条本身语言所代替。到那时,线条质量的高低是衡量书法作品艺术价值高低的主要标准。

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劣根性。书法的劣根性表现为书体演变的惰性。也就是说,书法的发展是缓慢的,变革也是渐变性的。列宁说:“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⑥。宋代王安石也曾说过:“天下之习沉涵浸渍之久,其弊非一朝之可革”⑦。这两位政治家虽指的是社会弊端改变的顽固性,但对书体的变革也是适用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一下子就要求书家从语言线条转为情感线条是不可能的,也是不且实际的。我们今天要做的是因势利导,往那方面引导。我们要号召书家树立信心,树立勇气,向“情感线条”方面奋斗。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认识现阶段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样,针对刚刚复苏不到四十年的书坛,应该制定现阶段的“基本路线”,这个“基本路线”仍然应该坚持“真、善、美”的原则,这既是提高书法艺术价值的基本原则,又是基本方针。

就书法而言,今天的真、善、美应该有自己的要求,有自己的语言。“真”则是要反映书法自身的规定性,遵循书法的用笔,不能做作。“善”则是指社会功利性,现阶段还没达到纯线条艺术时代,因此,利用文字内容为文明建设服务还是应该的。我们虽不以“政治标准”来取代艺术标准,但艺术的功利律自古就有。“美底愉乐的根柢里,倘不伏着功用,那事物也就不见得美了”⑧。所以,无论是书法创作还是进行书法理论研究都应该从善意出发。起码一位书法家应该是中华文明的倡导者,精神文明建设的宣传者、体现者、促进者。“美”则是指书法家按书法的自身用笔特点,充分体现书法线条的美感,使作品有感心、感目的作用。没有审美价值的书法,决不是真正的书法艺术。

(六)增强视觉效果,强调形式构成是今后河北书法发展的主要表现方式,是河北书法发展的外因。

书法在视觉方面的变革是近些年的事情。书法要在视觉上、形式构成的突破上,笔者认为应从六个方面考虑。首先,在结体上突破一些书体中的板桔,往大对比、大反差方向发展。“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第二,要制造矛盾,更要善于解决矛盾。该长则长,该短一定要短,错落有致。第三,在空间上突破。应该在传统的行距、疏密、字体内部间架基础上走远一些。“书之章法有大小,小如一字及数字,大如一行及数行,一幅及数幅,皆须有相避相形,相互相应之妙”⑩。第四,书法幅式上的突破。传统的书法幅式视觉效果差的原因主要是方形幅式(横、竖、中堂),非常单调。今后应在扇、圆、角、棱、椭圆等多边形、任意形方面寻求新的视觉刺激。第五,突破时空局限。以展示场所决定作品形式,不能只限于书房、展厅之内。第六,突破材料的局限性。在传统的纸笔墨砚基础上,尽可能地挖掘新的表现材料,要因材而行,因材而书,因材求变,因材生韵。这中间,笔的活用是非常重要的,要当笔的主人,而不当笔的奴隶。“书重用笔,用之存乎其人,故善书者用笔,不善书者为笔所用”⑾。

总之,视觉效果,形式构成是书法发展的外部条件,不能忽视。在视觉构成形式效果方面除上面因素之外,还应该尽可能将书法和艺术构成、工艺构成结合起来,这样,多方面来丰富书法的视觉效果,河北书法的发展会很有前途的。

(七) 加强各地、市、县书法家协会的建设,提高书协领导素质,是书法健康发展的根本保证

现在,推动书法艺术向前发展的动力有所改变。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书法家协会各省市书法家协会的相继成立,意味着个人书写历史的结束,开创了书家群体、书法团队共同发展的局面。在中国历史上,“书法家协会”还没有记载,但必将重重地书写一笔于今后的书法历史之中。书法家协会之所以有前所未有的成就,主要是它具有半官方的性质。1981年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为河北省书法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土壤。自“书法家协会”相继在全国成立以来,已显示了它强大的生命力。三十多年中,书法经历了复苏、新生、书发热、冷静、求变……,中国书法几千年历史几乎在短短三十来年重演了一遍,并取得了无以伦比的巨大成绩。有了“书法家协会”、“印社”、“书印协会”等团体组织后,书法爱好者、书法家、篆刻家成为今后书法发展的主要力量,也是推动整个书法艺术向前发展的真正动力。河北省书法协会在上世纪末已经迈进了中国书法大省行列。

当然要使书法能够真正得到大发展,全省各级书法组织、协会领导既应当好“人梯”,又要当好“伯乐”,要注意挖掘和培养书法后备人才。黄绮、旭宇前两位主席在这方面已做了很多工作,搞了很多种类的挂届展。如第四届新人展、第八届国展、第五届书学研讨会,其它的如草书展、祭始文稿碑大展……,发现和培养了不少书法人才。窃以为,河北书协还可以多搞篆刻、隶书、楷书、行书、扇面等单项挂届展,多培养古文字书法家。

省、各地市、县区书法家协会领导一定要出自公心,当领导不是为自己的字卖高价钱。有个别书协领导出于自己的立场,怕书家多了,自己的字不值钱;有的人担心书法家协会会员多了会影响自己的“名气”,这是极端的自私自利者。中国是乒乓球国家,每个单位都有几名好手,由于乒乓球的普及,有了土壤,有了氛围,造就了一代一代的世界顶尖国手。

有的地市书协领导,书法艺术创作水平一般,正规投稿恐怕省级展都入不上,也没有一篇书法文章入选,凭自己在地方有一官半职运作成书协领导,这种人能推动书法发展吗?在河北书坛上,阻碍书法力量者大有人在,他们害怕群众书法火起来。这些人往往都是三四流的书法家,以会员太多太烂为借口,以保自己在“当地”的“名气”和“财路”。真正的一流书法家,希望队伍越大越好,竞争对手越强越好,越多越好。“大家”是在正当竞争条件下产生的,不是运作的。

应该说,中国是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有几万、十几万书法家的话,中国人民是值得真正自豪的,因为这是一个国家整体素质提高的标志之一。书法家越多,说明收藏家、鉴赏家也将更多,书法市场更繁荣。书法艺术越普及,懂书法艺术的人越多,人民对书法艺术品需求也会增多,书法市场会更扩大,这样反过来又推动了书法艺术的向前发展。

西方把中国作为“政治殖民地”的梦想于1949年破灭之后,又开始梦想把东方沦为“文化殖民地”。他们鼓吹西方“艺术中心论”,自持西方从事艺术的比例大,又持经济发达,要对东方进行“艺术输入”。我们自己还在这里互相嫉妒,文人相轻,互相诋毁,互相指责对方在抢我的饭碗,与我争名气,这是不对的。实际上更应该同仇敌忾,警惕西方人抢我们的“饭碗”。中国总有一些民族败类,贬低自己人,抬高“洋”人。就象交易会或一些引进外资项目一样,自己竞相压价,结果获利的是外国投资公司。我们承认,中国从事艺术的人太少。就拿书法来讲,懂点书法的人还不到万分之一,能称上书法家的恐怕还不到十万分之一。因此全省各级书协在组织发展问题上,任务艰巨,必须做出更大的努力来挖掘书法家,培养书法家队伍。在书法创作骨干、书法理论研究骨干上的老师、大师不要限制年龄,艺术是没有年龄的。过去,书协对农民书法抓的不够。其实,农村中有相当一部分书写者有一定功力,有些可称为匠家甚至书法家。如果书协能因势利导的引导、指导,书法队伍将会更加扩大。众人拾柴火焰高,真正达到群众性、普及型的书法活动时,我们的书法也就是大发展的时候了。

 

参考文献

1)黄宪律,寇学臣.《究书法之自然,研笔墨之始终》.中国书画报.1997818

2)现代汉语词典.167

3)毛泽东词,《水调歌头 游泳》,19566

4)宋,苏东坡词句,《赤壁怀古》

5)《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173

6)《列宁选集》,第四卷,第200

7)宋,魏了翁《唐文为一王法论》

8)鲁迅,《二心集 艺术论》译本序

9)《笔势》传东汉蔡邕之作

10)清,刘熙载《艺概》

11)清,刘熙载《艺概.书概》

 

 

太行文学

[点击进入更多]

《太行文学》于1980年5月在以《滹沱河畔》为前身的基础上正式创刊,定为双月刊,至今已历二十余年,出版110期。自创刊以来,始终坚持高唱时代主旋律,树立高雅旗帜,追求太行特色,立足石家庄、面向全省、辐射全国,努力扶植中青年作家、作者队伍、为省会的文学事业做出了一定贡献。

文艺动态
文艺专题
石家庄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石家庄网络广播电视台技术支持
建议IE6.0以上版本 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311-85812965 邮箱:85808281@163.com